時尚名媛系列1

2016-06-06     WoKao     57485     检举

時尚名媛系列1-4

時尚名媛系列之一(都會小蜜桃)

繁華的都會-台北,在晨曦中甦醒過來。坐落在西門町角落一棟老舊公寓頂樓的一間鐵皮屋,一位少女正忙著打扮,這是她離鄉背井上班的第一天。自從大學畢業後,不停寫應徵函、不停的面試,好不容易被錄取啦!是台北南京東路的一家銀行。工作性質是招攬理財規劃,講白一點是找人存款投資。雖然她在大學是財稅系的高材生,不過在人力供過於求的情況下,也只好將就類似業務員的工作啦。以下為了更有親切感,改以第一人稱描述。

我尤慧甄,當時二十三歲,台南人。從小都沒離開過南部,甚至大學教育也在嘉義完成的。在求學當中報章媒體經常報導一些女強人、名媛之類的消息,耳濡目染的關係,內心非常嚮往羨慕,因此一意想到大都會求發展。家人也沒反對,只是叮嚀女孩子單身在外一切要小心。

從此展開了至今十二年的都會生涯。在報到的前幾天,帶著簡單行李到台北先找安身的處所。由於房租實在太貴啦!只好屈就找了現在租的簡陋頂樓違建小小套房,一張床、一張桌子、還有極簡的衛浴設備。但值得安慰的是熱鬧的西門町就在旁邊,無聊的時候可以去逛逛。

早上八點還未到,我懷著既緊張又興奮的心情,踏入了上班的銀行。眼看著職員陸陸續續走進來,男的西裝筆挺、女的個個身著OL套裝,顯得那麼標緻,然而低頭看看自己,白上衣牛仔褲一付學生的打扮,自卑心由然而生。

「小姐!請問……」一位男職員禮貌的詢問。

「喔!我……我是來報到的,我是新來的。」我緊張的結結巴巴回答。

「哦!歡迎,跟我來。」他帶領著往裡面走,「黃課長!新人報到。」

一位看似精明幹練的女主管,把我從頭到腳仔細打量了一下。「叫什麼名子?」

「我叫尤慧甄。」

「嗯!把人事資料填一填……對了!制服還沒發之前,不可以穿牛仔褲來上班。」「喔!我明天就換過。」我唯唯諾諾的回答。

填完資料後,課長接過:「那邊的空位是妳的,先看別人怎麼做,不懂的要問。」「謝謝課長!」於是拘謹地在我的坐位坐了下來。

很快地在東摸摸西看看的情況下,一天總算懵懵懂懂過啦!接著等公車、擠公車,好不容易在住家附近下車。這時已華燈初上,西門鬧區也喧嘩起來。順路找了間小麵攤,隨便叫碗陽春麵打發打發。同時在服飾店挑了一條式樣簡單的兩片短裙,就匆匆的回到安身的窩。

洗過澡之後不著寸縷地……單身住就有這個方便的地方,不用一天到晚遮遮掩掩的,加上頂樓就只有我這一間,高高在上,祇要將樓梯門栓上,那整個樓頂陽台就變成獨享的私密空間。從購物袋裡取出裙子穿上,在鏡子前面左顧右盼自憐一番,嗯!滿合身的,簡單的線條將我那翹臀勾勒得那麼渾圓迷人!配合胸前兩顆大小適中微翹的乳峰、纖細的柳腰、170公分的模特兒身高,全身白晢柔嫩一點疤痕都沒有,我不由得自戀的沈醉啦!

心想:上天給我這麼好的條件,要好好珍惜,祇要善加利用,相信擠進時尚名媛應該是指日可待……

在先進的指導下,每天把分配的存款戶一一電話拜訪,依照學來的招攬話術,鼓著三寸不爛之舌,又是撒嬌又是拜託的……只要稍有心動,我立刻前往親訪,很快的有了第一個信託理財戶。可能是我比較努力,比別人用心,加上先天條件優於他人,業績扶搖直上,在短短三個月就名列前矛……當然免不了引來一些嫉妒的眼光。

其實會進步這麼快,除了自己努力,另一半要歸功坐在我對面的陳小姐婉真,她除了很熱心的陪我跑幾個案子,教一些臨場技巧之外,也教了一些教材上沒有的。例如有一次私底下聊天時,她告訴我,拜訪客戶的時候要特別注意儀容跟穿著,要如何化妝打扮才能讓對方留下難忘的印象?她說:「十個男人八個色,其他兩個,一個瞎子一個是同性戀!」聽了我笑得差點叉了氣……

但是她仍一本正經的:「年輕貌美是最大的本錢,善加利用姿色,將會得到預想不到的收穫!何況又不是要妳當妓女!怕什麼!」

「好啦!好啦!聽不聽隨妳……再講下去好像我是老鴇似的!」她臉紅紅的開始顯得有點不耐煩。

「大姐!好嘛!我試試看,不過……妳要教我哦!」我撒嬌的求著。

於是婉真開始滔滔不絕的……例如名貴香水不能省啦!穿著外表要端莊,不過西服外套底下的襯衫,第二顆扣子要打開。胸罩不能是全罩,要半杯的。還有下面不要穿土土的內褲,因為兩片窄裙會顯露出內褲鬆緊帶的痕跡,甚為不雅!要改穿丁字褲,讓圓翹的臀部不露痕跡的凸顯出來……

「我的媽呀!妳是說真的還是假的!」我不禁咋舌道。

「妳到底學不學?還多著呢!妳看妳……枉費長得那麼標緻!但是一點女人味都沒有……」她又逮住機會數落我。

「好了!妳先照我說的做,其他有空再教……」

「好啦!謝謝!」我調皮的向她行了個舉手禮。

由於天生資質還不錯,能舉一反三……不但照本宣科,甚至大膽的程度超越婉真!當然啦!理財簽約的數量快速增加,而且一半以上都是大金額的!因而經常受到表揚,頗為上級主管賞識。同事間開始流傳我用美色換取簽約;不過用姿色、用手腕我不否認,但是別想越雷池一步!最後防線我自有分寸。

有一天,連絡上一位任職大公司的總經理,事先好不容易取得他的同意,接受拜訪說明,因此滿懷希望的趕搭公車過去。一上車發現擠得滿滿的,心想奇怪啦!現在又不是上下班,為什麼人這麼多!但為了趕時間,只好將就擠一擠……

當時實在太擠啦!簡直連轉身都不太可能,我左手提著公事包,右手攀著橫槓,前後左右都被包夾著,因為很擠,我也不在意是否被鹹濕手吃豆腐!只是輕皺娥眉微閉著眼簾,隨著車子晃動……

在我前後擺動時,忽然間覺得臀部被硬硬的東西頂著!於是放開手往後撥一下……竟然是……唰∼我的臉一下子燙起來,趕緊將手縮回,把下體往前挺……不過……不挺還可以,一挺竟然跟面對男士膨脹的褲襠抵在一起!而後面那根堅挺也跟隨著擠上來……哦∼身材高挑的我竟然被前後包抄,微微隆起的陰阜被前面的分身拱著,性感豐潤的臀溝讓後面的肉棒塞著……雖然還隔著裙子,不過內穿丁字褲的下體,感覺是那麼貼切,那麼鮮明!

稚嫩的我羞愧得滿臉通紅,但又不敢聲張!唯有忍氣吞聲的任由他們恣意猥褻……可能他們看我不敢喊叫,不約而同的挺動下體,又是頂又是磨的……

這時我敏感的身軀開始有了感覺,體內快美的細胞逐漸甦醒過來……緊繃的身體隨著感覺放軟了下來。張開的眼眸漸漸朦朧闔上,殷紅的粉唇不自知的微微張開……當我沈淪在醜陋猥褻中時,後面那位將窄裙掀了起來……並且拉下拉鍊掏出滾燙的陽具,插進兩手扒開的臀縫裡挺動……隨著裙子被從後面掀起,連帶前襬也往上扯,因此跟前面的接觸更直接啦!他的手隔著薄紗丁字褲,緊湊地撈住拱起的陰庭,中指不停的在陰縫劃呀劃的……

哦∼已經受不了啦!兩腿不聽使喚的抽搐著!陰腔內不停的痙攣著……一股溫熱緩緩地汨汨流出,透過本來就不吸水的內褲,順大腿內側滴落……雖然已酥爽到不行,但我還是緊咬牙關悶聲嬌喘著……

好不容易公車到站停了下來,我迅速地將裙襬往下拉,跟著人潮下了車,我回頭想看看後面到底長得怎麼樣?結果看到的是一張張漠然的臉孔。說真的有點嘔!最私密的地方被摸了半天,對方長得如何都不知道!

等心情稍微調適平和之後,循著地址來到一棟玻璃帷幕大樓,走到氣派的接待櫃檯,對著接待小姐客氣的說:「我先前跟汪總有約,我姓尤,尤其是的尤,麻煩連續一下,謝謝!」「請稍等一下!」她拿起電話嘀咕了一陣子。

「小姐!請妳搭電梯直接上十二樓。」

「謝謝!」於是進了電梯順手按了樓層,同時趁著沒人,拿出面紙將黏答答的大腿內側擦拭一遍,並且將第二顆扣子解開,對著電梯內的鏡子演練迷人笑靨。

跨出電梯走進落地玻璃的自動門,眼前坐著一位時髦的小姐,心想應該是秘書吧!

「尤小姐!總經理在等妳,我帶妳進去。」她熟練的招呼,並且領著我往裡面走去,喀、喀!「進來!」總經理室傳出宏亮的聲音。秘書推開門:「總經理!銀行的尤小姐來啦!」「嗯!」當我進入時,她很快地離開順手將門帶上。我看他還低頭忙著,不方便開口打擾,只得拘謹的站著暗暗地打量,年紀大約五十來歲,一付成熟精明的模樣。

「坐呀!不要太拘束,我馬上好。」他指著我旁邊的豪華大沙發說。

「謝謝!汪總。」坐下來後預先把資料取出,擺放在茶幾上……

「讓妳久等啦!電話中談話那麼老練;想不到這麼年輕、漂亮!」他一邊說著,就在對面坐了下來。

「哪有∼總經理不要笑我嘛!我還要謝謝您給我這個機會呢!」我嗲聲客套的回應,雙手遞上名片。

「哦!尤小姐,怎麼?妳到底要怎樣幫我賺錢?」

「汪總!是這樣的,我們公司投資理財的產品很多,股票、基金、票券等等……這是資料,請您過目……」將茶幾上的資料雙手遞上。

他取過隨手翻了一翻,將它扔下,皺著眉頭說:「好複雜喔!妳還是擇重點告訴我好啦!」

於是開始一一介紹……

因為沙發很軟很低,坐下時短短的窄裙就往上縮,白晢的大腿淫蕩蕩地暴露出來,若不是我用手壓著,相信薄如蟬翼的內褲一定落在他眼底……但是,在解說時常常比手畫腳地,忘情的把壓在裙子上的手移開,甚至偶而會將併攏的大腿晃開。這時看到他的視線開始不老實地往底下飄……起先還會故裝不知的將腿靠攏。但是回頭一想,讓他偷窺又沒有損失!看就隨他看!於是不再遮遮掩掩,讓裙底風光赤辣辣地展露著……

有一次秘書按內線進來,他拿起電話:「什麼事……嗯!告訴他我不在!還有,黃秘書……替我擋掉,有事我會叫妳。」

我心裡暗喜著:「今天沒有白走啦!」在談話間,有意無意的將腿微微撇開,讓細小丁字褲卡入唇瓣的陰阜淫露出來……這時的他開始舔著嘴唇,下腹褲襠也高高隆起,一付色咪咪的醜相。打鐵趁熱,移動腳步在他的身邊蹲下來……手撫揉著他的大腿,膩聲的撒嬌:「好嘛!嗯∼你先跟我簽約嘛!保證會賺的!」

「嗯!我再考慮考慮……」我知道他在故意推託,或者另有含意……於是就挨著坐下來,將粉嫩雪白的大腿緊貼著,一再要求,同時半轉上身把豐滿彈性的乳峰依偎在他手臂,藉機擠壓揉弄……

「好啦!好啦!不過……」他開始賣關子,邊說邊將鹹濕手貼上大腿來回撫摸。而我也釣味口的將手壓住,不讓他繼續吃豆腐……

「嗯∼汪總∼不過什麼?」我用媚眼勾著嬌膩的問。

「我跟妳簽,那妳怎麼謝我?」

哦∼這老色狼尾巴露出來了!「我……我會的啦!我會謝您的啦!」

「不行!告訴我,如何謝我?」

「那……對啦!我請您吃飯!」

「吃飯!吃飯還要妳請?別的!妳說!」

「嗯∼人家不知道嘛!您告訴我,如果我做得到一定答應。」

「好!可是妳說的喔!妳一定做得到不可反悔喔!」

「嗯!那您要告訴我怎麼做呀。」

「好!就這樣……」說完立刻將我抱進懷裡,還伸出魔爪緊緊握住豐翹的乳房!

「啊!不要嘛……嗯∼不可以……」我掙扎著護著胸站起來。

這時候,他也立了起來,轉身往辦公桌走去,同時冷冷的丟下一句話:「那∼妳先回去!我再想一下,到時候再通知妳。就這樣!」

「汪總∼不要這樣嘛!對不起啦!」此時我著急得咽著快哭出來的聲音,跟了過去。拉著手臂求著:「對不起啦,汪總!我們到那邊坐下來嘛!」他看我急成那樣子,於是說:「再給妳一次機會!」體貼的一手撫著我的背脊,來到原位坐了下來,同時用力一帶,我「啊」了一聲,整個屁股跌坐在他的大腿上……一手摟著我那盈盈一握的纖腰,一手覆蓋在裸露的玉腿……

這時的我已經不敢強烈抵抗;只是象徵性慾拒還迎的扭扭捏捏。他伸出嘴唇在粉頸輕輕地吻著,間歇性的用舌頭,在我那極其敏感的耳背輕掃慢舔……我酥癢得輕咬櫻唇,瞇上媚眼去感受蝕股的舒爽……此時發覺他的魔掌已沿著粉嫩的大腿,爬行到私密交叉處……這時我那一絲猶存的理智甦醒過來,急忙按住,並且粉腿閉合將手緊緊夾在那溫熱的陰部,用那很柔很膩的腔調:「嗯∼不要嘛∼汪總!好癢呢!」

「哈哈!乖!癢纔好!癢纔舒服……」手指還是在夾縫中搔動。

「哦∼嗚∼人家好癢喔!您停一下嘛!您先幫我簽嘛!拜託啦!等一下再隨便你……」我連連嬌哼,但仍不忘使出媚功,要求簽業績……

「好啦!好啦!妳把合約書拿來。」

我喜出望外的把它推到眼前,雙手摟抱著脖子,香臀仍坐在腿上搖晃著。「這是歐元外匯買賣委託書,在這裡添上金額,然後在下面簽名就可以啦!」

「還有這份是國際基金買賣合約書,一樣添委託金額還有簽名!」我看他毫不猶豫的添寫簽署,而且數目都是令人驚喜的七位數以上!因此我打鐵趁熱又拿出一份合約書:「哪!這份是……」

「好了!好了!先跟妳簽到這裡,其他的再看看……來!我的寶貝!嗚∼親一個!」他又猴急的又吻又舔……

將合約書收起來,我放心的表示感激,主動地將櫻唇貼上臉頰親了一下,並且嗲聲羞怯的說:「謝謝汪總!我都沒經驗……您可要輕一點喔!」講完輕輕地闔上眼簾,全然的放鬆依偎在他懷裡……

此時他把我橫著放躺下來,臀部仍然墊放在大腿上,而雙腳亦扶上沙發。整個軀體伸展成弓型,下腹淫蕩蕩的凸起,哦∼這姿勢是何等誘惑淫蕩……接著上衣鈕扣一顆、一顆的彈開,性感的蕾絲胸罩已展現眼前,方便的前扣也應聲而解,我那兩顆堅挺乳峰一下子跳脫束縛,顫抖抖的暴露空氣中……一雙厚實的手掌熟練地時輕時重的愛撫,那種舒暢的快感,使我那處女殷紅的乳頭高高豎起,粉紅色的乳暈也浮現一點一點微小的顆粒……

「嗚∼哦∼哦∼嗯!嗯……好舒服喔……」一陣陣嬌美的呻吟聲,不斷的從口中喉間溢出……「啊!」窄裙一下子被掀起縮到腰際,柔細平坦的小腹感到一絲絲涼意,加上已經濕淋淋的丁字褲遇到冷氣,更是讓我微微打顫……

喔!他的手指已經劃開了丁字褲腰,緩緩地由上插入,很快的到達濃密柔順的恥毛,來回沙沙地摩挲撥弄……接著……接著開始將內褲往下捲……

「哦!不行……不可以啦!我會怕……」我趕緊抓住褲腰。

「不要怕!乖!手放開……」忽然嘶一聲!本來就輕薄脆弱的丁字褲應聲破裂脫離……我用手緊緊唔住私密的陰阜;不過哪敵得過他孔武有力的魔掌!柔嫩欲滴的肉穴終於落入他手中……

嬌羞的遮著臉,低聲的哀求:「汪總!不可以……我還是……我還沒有經驗!我怕!您放了我……」

「嘿嘿!沒經驗才好呀!不要怕,我教妳……」

「嗯∼人家不要嘛!會弄破的……」我羞慚地表示。

「乖乖!我只是摸摸……除非妳答應……嗯!」他愛憐的哄著。

這時內心暗忖著:只要不插入,就讓他盡情撫摸玩弄吧!說不定以後還要求他呢!想到這裡,我再次攤開捲曲的身軀……闔上眼睛,讓思潮隨著感覺起飛,讓情慾隨著觸感沈淪……

肆意爬行在山丘溪谷的雙手,猶如彈奏激情樂章的魔手,逐漸喚醒深深隱藏的慾潮。酥癢的感覺一波比一波強烈,像螞蟻在啃喫。

哦!封閉二十幾年冰清玉潔的秘境,今天終於蓬門頓開啦!刁頑的手指趁著秘穴微張,開始試探性地淺淺摳入、滑出……

緊張得趕緊握住即將深深插入的指頭,哀求著:「汪總!不要……會弄破呢!這樣就好,不要插太深……嗯……喔!」既愛又怕被傷害的生理需求與理智掙扎,讓我不敢讓它深入;更捨不得它抽出……而他呢!更是好整以暇慢條斯理地摳揉,充分享受觸覺的快感,以及欣賞處女輾轉呻吟嬌羞媚態……

此時晰白的胴體已浮現誘人桃紅色,兩顆豐滿的淑乳及發硬乳頭,淫蕩地聳立著!媚眼如絲的嬌靨、饑渴微張的櫻唇、酥癢難耐一再挺舉的小腹、淫水滿溢吞含指頭的騷屄肉縫……形成一幅絕美的春宮圖。

迅速擴散漫延的慾火,已逐漸吞噬一絲尚存的理智!一聲聲舒美嬌滴滴的啼吟取代了微拒的呢喃……這時候,他攔腰將我抱起來到大辦公桌前,讓上半身仰躺著。耳朵傳來唰∼拉下拉鍊的聲音……接著兩條腿被大弧度分開,挾在腋下,羞赧的肉瓣顫抖著掀開、細嫩未經人事的秘洞,一縮一縮地蠕動……

哦∼好燙喔!終於被抵住啦!終於第一次被熾熱的陽具抵押住啦……這時受肉慾煎熬的我已盡卸武裝……只剩下羞怯的等待……等待那挺進的充滿!

「喀喀……」既愛又恨的敲門聲適時響起……我驚嚇得挺起身體。

「什麼事!」汪總粗聲叫著。

「總經理……專線……董事長電話!」門外傳來怯怯的聲音。

「攪什麼嘛!這時候打電話來……」他滴咕著一手拿起話筒,另一隻手仍然不放過,將我推回桌面,緊緊握住乳房壓著……「我是!好……一定!沒問題……是!董事長……好的……」

此時我藉機用力掙扎……而他正跟上級講電話,不便過份阻撓。因而在千鈞一髮之際得以順利逃脫……並且用最快的速度將衣裙穿上。等他掛上電話,我外表已回復淑女的裝扮;祇是端莊的底下仍是光溜溜赤裸裸地……

「過來!妳穿那麼快幹什麼?來……」他又色咪咪地招喚。

「不啦!已經讓您……過了!拜託……下次……下次再給您……」一邊閃躲一邊虛與委蛇,心裡暗想著:現在再不離開,等一下就不可能啦!等退到門邊時,很快地扭轉門把開門退出,留下愣在那裡的總經理、還有露出輕蔑眼光的秘書……在沖沖離開時後面傳來:「黃秘書!進來……」內心會心一笑,這下子秘書小姐變成代罪羔羊啦……

回到公司,興高采烈的將簽好的合約書交出,一時贏得滿堂喝采!以及嫉妒的眼光……這時婉真低聲的在我耳邊:「妳快坐下來!後面裙子都濕了一大片……」唰!整個臉一下子燥熱起來,很快地坐下一動也不敢動……好不容易挨到下班,等同事一一離開後,才敢起身跨出公司遮遮掩掩地回家……

回到簡陋的住處,一下子把身上的衣物扒光,拿起水瓢不停地往頭上澆灑,洗了又洗、沖了又沖,企圖將殘留身上的淫穢沖走……事後連內衣褲都懶得穿,就懶洋洋赤條條地往床上躺……這時滿腦子都是簽約的喜悅,還有激情的情景!不知不覺中,猶存的慾火又開始漫延開來!兩手撫摸著赤裸地乳峰,讓思潮肆意的狂奔……白天的慾情一景一幕,如跑馬燈在迴轉,手部搓揉的頻率亦跟著快速顫動……

窗外劃出一道明亮刺眼的閃電,緊跟著傳來隆隆劈耳焦雷,斗大的雨水敲響了鐵皮屋頂……這時面臨崩落的我,自虐地跑出屋外,站在空曠的陽台,赤裸裸地接受上天的洗禮……偶而劃過夜空的光亮,將濕透的完美軀體,勾勒得曲線分明毫髮畢露……雨點打在溫熱陡峭的乳峰,引發一陣陣刺痛的快感!然後沿著乳溝流過平坦的腹部,匯聚於微凸的陰庭,再往下汨汨滴落……

我放縱的躺下浸淫在迅速積水的水泥地,將腿極力伸張開來,讓雨水一再地沖擊坦蕩淫露的花蕾……將中指緊緊扣入陰道裡,盡情攪拌……從嘴巴裡蹦出的悶絕嬌哼、一輩子從未出口的淫話穢語:「哦∼嗚∼插我……幹我……喔!喔!我要去了……嗚∼」全然高聲地呼喊出來,與響徹雲霄劇雨雷聲交織出慾火奔放的交響曲……肌肉一再的繃緊、身軀一再的曲張挺舉,恣情地猥褻……最後,一下子崩塌了……唯有快速起伏的玉乳伴隨嬌喘籲籲在持續著……

東方一束陽光穿入了玻璃窗,灑落在青春健美的裸體上肆意地撫摸,今天又是夜雨之後豔陽高照的一天。她微微張開眼眸,那是一雙激情過後水汪汪的眼睛。她深深的相信,這繁華而淫穢的都會,正逐漸地落入小蜜桃纖細的手掌中……

Loading...
無廣告浏览視頻,請購買VIP!

相關內容

An internal server error occurred.